宋鲁郑:为什么中俄再次联手对抗美国?

admin 博易娱乐 2019-09-01 22:50:59 2205

  

  2012年六月五日至七日,战胜国内外挑战、赢得大选的俄罗斯强人普京率领空前庞大的政经代表团开始了其任内第一次国事访问。此前,他借故没有出席在美国举行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作为“回报”,美国也借口不参加今年在俄罗斯举行的亚太经合会议),随后对法国和德国的工作访问气氛冷淡,充满了交锋。这和在中国的盛大、和谐、亲密的氛围形成鲜明对照。当然气氛并不是最重要的,双方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进一步深化平等信任的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以及一口气签订十多个涉及能源、工业、金融、旅游及创新领域的合作协定才真正显示了两国关系所达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普京语)。

  那么这一次究竟是为什么中俄再次联手对抗美国呢?

  冷战结束后,美俄(苏)从你死我活的对手一下成为最亲密的盟友:美国帮助俄罗斯设计转型方案、承诺提供援助,甚至打破不干涉民主国家内部事务的惯例,为竞选连任的叶利钦摇旗呐喊。当叶利钦心脏病发,还是美国的医生亲赴俄罗斯主刀挽救了他的生命——自然也等于挽救了他的政治生命。西方对叶利钦的支持就是当他下令用坦克和大炮攻打国会时(造成一百多人死亡,如果说独裁,这才是真正的独裁),也没有改变。俄罗斯对西方也是投桃报李,不仅制度上全盘照搬,在国际事务上也是全力配合美国。然而,很快新一代的领导人就从对西方不切实际的幻想中清醒过来。

  俄罗斯的转型可用一个词加以概括“休克疗法”:政治上一夜间民主化,经济上一夜间市场化。还原到俄罗斯当时危急的历史境地,这种做法自有其合理性和不得不的必然性。但休克疗法成功的条件之一,必须有强大的外来援助。波兰的休克疗法之所以成功,就在于西方及时地免除其全部债务,并给予大量的经济援助。但对于俄罗斯,不仅没有免除其债务,而且提供的援助仅够俄罗斯偿还所欠西方债务的利息。结果一年间通货膨胀飞涨到2600%,大多数家庭几十年的储蓄化为乌有。这一时期也成为“俄罗斯三百年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可以说,在西方的精心策划下,休克疗法只不过起到了重创俄罗斯的效果。然而这只是西方对付俄罗斯的第一步。随后不顾俄罗斯的反对,不仅迅速将前东欧国家纳入西方势力范围(北约东扩)、打击其传统盟友南斯拉夫,更把手直接伸到俄罗斯的后院、前苏联的组成部分独联体国家(世界还记得北京奥运会开幕当天,小小的格鲁吉亚竟然率先对俄进行军事挑衅)。就是如此,西方仍不满足,还以各种方式支持俄境内的车臣独立势力(这和西方支持藏独、疆独是一脉相承)。可是,当土耳其派大军越境进入美国控制的伊拉克清剿寻求独立的库尔德武装时,小布什总统公开声明支持,但对俄罗斯大军的平叛行动却备受西方指责,法国总统甚至还接见了车臣“流亡政府的总理”。

  到了普京时代,美国更不顾俄方的强烈反对,单方面废除了美苏签订的中导条约、在波兰部署反导弹系统。而且还对率领俄罗斯重新复兴的普京污名化甚至妖魔化,把他塑造成“独裁者”。特别是令俄罗斯和普京无法容忍的是,美国竭力阻挠普京再度参选,以所谓的选举舞弊等各种方式挑起争议,直接干预俄罗斯的内政。但事实上,普京享有极高的支持率,首轮就以绝对优势获胜,根本不需要舞弊。更何况普京的复出,完全符合俄罗斯宪法,而且在支持他的政党控制国会时,他也没有修改宪法以使自己第三次连任。相反,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屡屡尝试用公投的方式修改宪法,最终达到他可以终身连任总统的目的。面对这样的做法,美国总统奥巴马却发贺电,赞扬公投体现了公民精神。两相对照,问题不是很清楚了吗?

  美国只所以如此对待冷战后投向西方的俄罗斯,原因无他:阻止俄罗斯的复兴,一劳永逸的消除俄罗斯的威胁,确保美国在世界上的超级大国地位。只可惜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而把一个照搬西方的俄罗斯推向它的对立面。

  至于中国,冷战一结束,中美盟友关系的基础就不复存在。不仅如此,中国作为唯一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大国,更成为西方的眼中钉。于是各种打压、遏制中国的戏码纷纷上演:公然违反中美公报,一而再大规模向台湾出售武器(冷战期间,美方遵守公报,实际逐年减少对台武器销售);改变美国总统不会见达赖的传统,积极推动使之成为全球知名宗教人士,以涉藏事务牵制中国;改变不允许台湾领导人访问美国的默契,令倾向台独的李登辉成功访美,导致两岸关系急剧恶化。而当大陆进行军演展示反台独的决心时,美国又派第七舰队介入;支持热比娅,扶持疆独势力。这还不算美国反对中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导弹袭击中国驻前南大使馆、银河号事件、中美撞机事件(间谍机进入中国近海,和中方战斗机相撞)。

  到今天,美国不顾自己深陷经济危机,先是高调宣称重返亚太、重新驻军澳大利亚、介入中国南海主权争端,更声称将把海军的60%军力部署在太平洋——当然也不忘记在人权报告中称中国为“独裁国家”。所以,美国新任大使骆家辉的轻车从简等行为以及大使馆公布北京大气质量(美国的回应很莫名其妙:竟然提议中国也可以监测美国的大气环境。照此逻辑,你美国卖武器给台湾,中国是不是就应该卖武器给德州独立势力或者古巴?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曾禁止进口美国汽车,美国是不是也应该禁止进口中国的汽车?——那时中国还不生产汽车,所以美国才选择禁止中国的农产品进行报复),其实也应该放到这个背景下去理解。

  毫无疑问,中共的不少官员奢侈腐化,早已引发众怒。骆家辉此举显然不是为了帮助中国解决问题,而是挑起民众的不满。说他是新殖民主义行径并不为过。而且中国的媒体也有问题,美国副总统拜登在北京花几十元去小吃店大幅报道,但为何对他借国事访问之际带儿媳妇和孙女到中国却不置一词?他儿媳妇和孙女的开支可远远超过小吃所“节省”的费用吧?出国访问带儿媳妇和孙女算不算的上腐败?

  而美国对中国如此上下其手,阴谋、阳谋纷纷端上台面,其动机和对付俄罗斯完全相同:遏制中国崛起,打断中国现代化之路,确保美国在全球一极独大的地位。毕竟,在国家潜力上能够对美国构成威胁的,只有俄罗斯和中国。

  正是由于美国同时对中、俄下手(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不但反华调子唱得很高,而且把俄国形容为美国“地缘政治头号敌人”),也才迫使历史上颇有积怨、地缘政治事实上相互构成威胁的中俄再度联手。现在的朝鲜问题、伊朗问题、叙利亚问题、南海问题、达赖和对台售武,都不是西方所包装出来的人权问题,背后都是中俄与美国激烈的国家利益博弈,是遏制与反遏制,是崛起与反崛起的激烈对决。

  中俄联手是正当其时,势所必然。至于道义,很遗憾,西方的榜样是:当道义符合自己国家利益的时候,就讲道义,不符合自己国家利益的时候就放弃道义。今天叙利亚发生的事,和在巴林发生的事完全一样。区别在于一个是得到了俄罗斯的支持,一个是得到了美国的支持——而且巴林政府(以及派兵前去协助镇压的沙特大军)就是在美国大兵的眼皮底下镇压手无寸铁的平民和秋后算账的。美国要想干预,想保护人权,实在是举手之劳,连联合国授权的禁飞区都不需要。其实国家之间谁都不需要感谢谁,每个国家都是在利已的基础上、前提下去利他。中国的自由派想明白了这一点,或许就不会重犯当年俄罗斯铸下的大错,也不会价值观超越国家利益,更不会假手西方的“帮助”实现自己的理念——中国就如同俄罗斯一样,不管实行什么制度,都是美国的心腹之患。美国渴望的,大概是俄罗斯的民主悲剧重现中国,从而不战而屈人之兵吧。

  当然,中俄除了历史上的积怨外,也有现实的矛盾。比如俄罗斯对远东地区沦入中国势力范围的担心,俄罗斯和中国的贸易摩擦(中国商品被没收、中国商船被击沉、石油管道协议屡屡变更)。这些矛盾,相对于美国支持各种境外的分裂势力、军售台湾等直接触犯中国核心国家利益的行径,简直算不了什么(中苏就是发生军事冲突的时候,苏联也没有会见达赖,更没有军售台湾,直接侵害中国的核心利益),更遑论还有反抗美国遏制的大局呢。要知道就在现在,美国本是唯一一个拒绝签署联合国海洋公约的工业发达国家(从而无需承认两百海里经济专属区),但为了更好的介入南海争端,奥巴马政府积极推动参议院批准。其最主要的理由是:美国在亚太地区面对中国对南海海洋违反国际法要求,无法用充分的理由进行干预和制止,一个自己都没有批准联合国海洋公约的国家,怎么能够要求他人遵守国际法律呢。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更为直白:在美国的盟国比如菲律宾或越南与中国发生海洋纠纷的时候,美国没有强硬的地位居中斡旋,保护盟友国家。

  正如上文所言,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今天中俄结盟或许明天就是中美结盟,这一切都取决于国家利益的需要。以史为鉴,俄罗斯固然不可信,美国岂不也一样?苏联解体前,一直封锁古巴的美国提出恢复关系的三个条件:古巴不再支持拉美革命、不再充当苏联的盟国、从非洲撤军。苏联解体后,三个条件都得到满足,结果美国并没有兑现承诺而是又提出新的条件:古巴必须实行自由选举、实现多党制。所以,以本人之见,假设美国持续衰落,无力干涉中国内政,中俄则都成功崛起,或许中俄的矛盾就会上升到第一位。到那时,我们再讨论“为什么要联美抗俄”也不迟。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