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满郭苏建:美国主流政治学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脉络、议题、方法、前景

admin 奔驰宝马娱乐 2019-10-07 11:59:59 3713

   一、前言

  

  

   二、古德诺之后:美国期刊中国政治研究的发展脉络

  

   因为在《美国政治科学评论》上发表的中国政治论文大部分是关于中国国内政治的,作者往往是国外学者。因此王青纯的论文尽管是第一篇,但是不算是具有很强代表性的论文。第一位在期刊上发表中国政治研究论文的外国学者是鼎鼎大名的弗兰克·古德诺。作为美国学术界的权威学者,古德诺在政治学、行政学、法学等多个领域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他也因此成为美国政治科学协会的首任会长,后来还担任过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校长。古德诺为国人所熟知是因为他曾经担任过袁世凯的法律顾问,帮助起草过中华民国新宪法。他于1914年、1915 年在《美国政治科学评论》上接连发表了两篇中国政治论文。第一篇是《中华民国的宪法》,第二篇是《中国的改革》。古德诺因为亲身参与了中华民国宪法的起草,恰逢早期的比较政治学研究主要是以比较宪法研究为主,而且这篇论文直到今天还被学者引用,因此这篇论文可以被视为真正开启了美国主流政治学期刊中国政治研究的作品。

   本文把在古德诺之后美国期刊的中国政治研究发展脉络分为三个阶段:1949 年以前、1949年到1979 年和1979 年以后。在1949 年以前,《美国政治科学评论》共发表了11 篇中国政治的论文。除了王青纯的论文,剩下的唯一一位中国作者是著名的政治学家和法学家钱端升教授。钱端升早年留学美国哈佛大学,获得政治学博士学位后回国任教。在1942 年,钱端升教授以国立北京大学为署名单位发表了《中国的战时政府》一文,这篇论文对当时国民党政府的组织、功能和演变进行了细致的分析。1949 年以前发表的其他论文也主要是以中国的宪法、政府和政治体制作为研究内容。这一阶段的中国政治研究有三个特点:第一,作者的研究以宏观议题为主。无论是中国学者钱端升的论文还是古德诺等人的论文,都无一例外地讨论了比较宏观而重大的问题。随着清王朝的倒台和民国的兴起,中国政治本身在20 世纪的早期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巨变。研究政府创设、制定宪法等宏观问题不仅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也往往具有深刻的现实政治价值。第二,作者普遍具有比较深入和广泛的在华工作和考察经历。王青纯和钱端升作为中国人,自然对中国内部的情况非常了解。这些美国学者之所以能够发表关于中国政治的论文往往是因为他们掌握很多一手资料。古德诺作为袁世凯的法律顾问,在中国考察的深度和广度自不必说。其他作者也不落下风。例如,前后共发表了3 篇论文的明尼苏达大学哈罗德·奎格雷教授曾经作为访问教授在清华大学工作了2 年。他在中国交游广泛,还曾经与很多高层人士包括孙中山有过接触。这些经历帮助外国学者能够更好地把握中国政治的实际状况。第三,论文发表者大部分是资深教授。11 位作者中除了王青纯是荣誉研究员,其他10 位均是在美国和中国的大学担任教授。这些学者后来不仅培养了大量的年轻一代学者,部分学者也为美国政府部门提供了很多政策咨询建议,对政策制定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1949 年新中国成立之后,因为中国在外交政策上倒向了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采取了敌视政策,中美关系的性质变化开始影响美国学术界对中国政治的研究。这一阶段美国期刊中国政治研究的特点是:第一,这一阶段关于中国政治研究的论文发表数量开始下降。从1949 年到1979 年,《美国政治科学评论》共发表了8 篇中国政治论文,《比较政治学》和《比较政治研究》因为创刊时间相对较晚只分别发表了3 篇和1 篇。这一时期应该说是美国的中国政治研究的低潮期。因为在这30 年中,三大政治学期刊只发表了12 篇关于中国政治的论文。而这一时期恰恰是比较政治学在美国蓬勃发展的时期。众多美国学者受到国家各种资金的支持开展对亚非拉国家的研究。例如,三大期刊中关于印度政治的研究论文达到了21 篇,几乎是中国政治研究论文的两倍。中国政治研究的论文减少并不意味着美国学界不关心中国,不然美国各界也不会开展“谁丢掉了中国”这样的大辩论,而是因为两个国家在1949 年以后的多数时间里处于敌对状态,外国学者难于进入中国开展调查研究。没有机会获得一手的研究资料,这一阶段的中国政治研究自然而然就陷入了低潮。第二,这一阶段的中国政治研究以分析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和政策为主。这一时期的研究成果虽然数量不多,但是主题却相对比较集中,即向学术界介绍新中国社会主义政权的主要方面。美国出于打赢冷战的需要,亟需了解中国新生政权的主要政策和发展方向,因此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充满了学术上和政策上的好奇。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时期的研究也开始出现了中国怀疑论的苗头。一些文章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充满了对中国的怀疑和疑惑。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除了美国对华比较敌视的态度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有些论文的作者是前国民党人或者台湾地区培养出来的学者。比如,1957 年发表论文的候服五曾经担任过蒋介石“总统府”的行政秘书,后来他去了美国在威斯康辛大学取得了博士学位。他对中国共产党做过非常细致的研究,其出版的《中国共产主义简史》一书在美国影响力很大。1972 年发表论文的陈必照在台湾东海大学读完本科之后赴美留学,在美国执教期间曾经参加“台独”活动,后来回到台湾加入了民进党,还曾担任陈水扁当局的“国防部”副部长。这些人对大陆的研究受到意识形态的影响而充满偏见。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