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立文:中国哲学元理

admin 名鸿娱乐 2019-10-08 12:45:35 9584

  

   依据中国哲学元理逻辑体系的天、地、人和合生生道体,中国哲学可以生发为七大原理:元亨利贞论、体用一源论、理一分殊论、能所相资论、不离不杂论、内圣外王论、融突和合论。中国哲学的七大原理(元理)是特定时空环境内,在世哲学家通过思维、思想所构建的,其哲学理论思维是那个时代哲学家对人与自然、社会、人生关系的自我体认的升华;是反思人与自然、社会、人生互相关系,超越一般性的诠释而构建的概念、范畴的逻辑;是对人与自然、社会、人生的价值、理想、审美的再反思。这是在世哲学家理论思维所把握的那个时代的精神,也即哲学的时代精神。中国哲学是在“继往圣之绝学”哲学理论思维成就基础上,在世哲学家在其理论思维方式引导下的再反思、再体认,以赋予价值理想、伦理道德、审美旨趣,终极关切新生面、新创造、新品格、新气质。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中国先民就开始寻求智慧。如果说西方人的先祖是吃了上帝不准吃的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而有了智慧,那么,中国人是在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观鸟兽之文,以类万物之情中有了觉悟,十字打开了心灵的混沌,激发了对智慧的渴望,开始了对智慧的追求。哲学就是引导人们去热爱和追求智慧,智慧不是先天存有的,是人们在洪荒的“洞穴”中跳出来,从筚路蓝缕的探赜索隐中体贴出一些观念、范畴,渐渐地豁然开朗,而有了澄明的哲学的突破,于是哲学就把追求智慧作为自己终身的职责和义务。路漫漫兮,上下求索,这是一条荆棘载途的无终点的路,也是一条充满惊涛骇浪之途,不管是荆棘载途,抑或惊涛骇浪,哲学的求索一代接着一代,永无止息,永在途中。

  

中国的哲学

  

   既然智慧是从“洞穴”中跃出,又从“驿站”中加油。哲学的澄明,天道酬勤似地照亮了人们通达价值理想的坦途。“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观察自然文饰(现象)掌握四时的变化,考察人类社会的礼义道德以教化天下。以文明引导人们的活动,使人们的行止符合道德文饰之美。智慧之爱的哲学从中华文明的沃土中发育、成长。然而几百年来以至现代,究竟是哲学在中国,抑或中国的哲学,一直众说纷纭。若以爱智慧为哲学共同的本性,那么中西哲学就有相似性。古希腊苏格拉底孜孜不倦地寻找智慧,他认为“认识到自己的智慧真正说来是没有什么价值的人,才是最有智慧”。换言之,认识到自己没有而去追求智慧,这便是有智慧。亚里士多德认为“智慧就是关于某些本原和原因的科学”。之所以有智慧,乃是因为“人都是由于好奇而开始哲学思考……(一个爱智慧的人,也就是爱奥秘的人,奥秘由奇异构成)。如若人们为了摆脱无知而进行哲学思考,那么,很显然他们是为了知而追求知识,并不以某种实用为目的”。探赜哲学思考的好奇因缘和摆脱无知而去求知的目的,这便是爱智慧。人的求知的智慧本性,就是一种哲学精神。

  

   中国古代也是为了求知,而进行哲学思考。《释名·释言语》:“智,知也,无所不知也。”老子说:“智慧出,有大伪。”是对于智慧与大伪的奇异。在“礼崩乐坏”的春秋时代,在现实社会生活交往活动中,特别是诸侯国内部的争权夺利和诸侯国之间的争霸战争里,智慧与大伪往往成为这种争权和战争的计谋和巧诈。哲学的智慧思考,正是在这种相对相关、相反相成、相生相克奇异的冲突融合而和合中突破。如何认识智慧者与不智慧者?墨子认为:“夫无故富贵,面目佼好则使之,岂必智且有慧哉。”若认为这是有智慧的人,让他治国理政,必定乱家乱国,危害社稷。有智慧的能人是不党父兄,不偏富贵,不嬖颜色,君人民,主社稷,治国家,而无失的人。正是在这种智慧与不智慧的冲突中,激发了中国哲人对智慧的不息追求,而对哲学有突破性的思考,从而不能否定中国的哲学。哲学是世界性、普适性的,各民族都有哲学的思考,各民族哲学在互相沟通、对话、交流中,互借互鉴、互学互济,使世界哲学百花园更加姹紫嫣红。中国就在于哲学在中国与中国的哲学的冲突融合中,不断开出广域的发展空间。

  

   古希腊与中国先秦,中西哲学家都在追究哲学的基本问题:天地万物从哪里来的?泰勒斯认为水是万物的本原,赫拉克利特认为世界的本原是一团永恒的活生生的火。巴门尼德说:存在只能和存在紧接在一起,万有存在归一。德谟克里特认为世界本原是原子,柏拉图认为事物分有理念而存在。亚里士多德认为:“第一实体之所以比其他事物更是实体,就在于第一实体乃是支撑着其他一切事物的载体,其他事物或被用来表述它们,或依存于它们。”这就是说古希腊哲学家都认为世界万物本原是唯一的、第一的实体,如水、火、原子、理念等。在希伯来文化与希腊文化融合后,基督教文化认为,天地万物、人类是由唯一的、全知全能的上帝创造的。从古希腊到费尔巴哈都以世界本原是“一”,这种一元论哲学、第一实体哲学被戴以普世哲学本质的桂冠,凡与此不合、相反的都被加以排斥。

  

   中国哲学从先秦以来,关于天地万物从哪里来的回应,与西方殊异。中国主张:“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以他平他谓之和,故能丰长而物归之,若以同裨同,尽乃弃矣。”和怎能生物?“先王以土与金木水火杂,以成百物”。“杂”,韦昭注:“合也”。万物的本原是由多元的、相互矛盾、冲突的事物杂合而成的。在融突和合过程中,各种有形相的五行是平等的,均等的,并无贵贱、亲疏的不平等对待,这样才能实现杂合成万物的目的。杂合成万物的过程,犹如“天地氤氲,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天地、男女具有阴阳的性质,天、男为阳,地、女为阴,阴阳互相矛盾冲突。天地阴阳交感密切,男女阴阳结婚构精,万物就产生了。所以韦昭注“和实生物”为“阴阳和而万物生”。“以同裨同”,犹如以水益水,不发生质变。《周易·革卦》认为“二女同居”,不能生儿育女而不继。尽管中国哲学也讲水火,但与西方以水、火为一元本原不同,中国讲多元的五行杂合化生万物,以“和实生物”化解西方一元本原论,以“同而不继”的多元形相、无形相的相反相成解构二元对立论。中西哲学从源头上就分道扬镳而成两路向。假如以西方哲学的路向、标准以观中国哲学,那么中国哲学便不是其所说的哲学;假如以中国哲学的路向、标准以观西方哲学,是否也可以说西方哲学便不是其所说的哲学?世界是多元的,各民族爱智慧的哲学是五彩缤纷的。我们应该有海纳百川的博大胸怀、有容乃大的载物抱负。各民族哲学在互相交流、对话中,互补互济,促使世界哲学更加充实丰厚、繁荣璀璨。

  

   中国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在五千年文化沃土上为世界哲学贡献了老子、孔子、孟子、庄子、墨子、荀子、董子、朱子、阳明子、王夫之等一系列伟大的哲学思想名家,中华民族有善于奇思妙想、不断开放创新的哲学,为世界哲学增添了《周易》《诗经》《道德经》《论语》《孟子》《墨经》《庄子》《荀子》《淮南子》《春秋繁露》《四书集注》《传习录》等一大批经典创新力作。面对全球人工智能的挑战,我们有责任弘扬中华民族追求和热爱智慧的传统,推进中国哲学的开放创新精神,为人类文化的繁荣,为中国哲学的发展,谱写更加灿烂的篇章。

  

哲学的对象

  

   为了掌握中国哲学,必须明确中国哲学的性质和对象。各民族有各民族哲学存在的形态,世界上并不存在唯一的否定其他哲学存在形态的哲学形态,即使是某一民族的哲学形态,在其发展的不同时期,也呈现为不同形态。以中国哲学而言,先秦时代“礼崩乐坏”,各诸侯国为争霸,战争不断,杀人盈野,白骨遍平原,哲学思议的标的是追求一个没有杀人、没有战争的和平、安定、统一的生存世界,追求“道德之意”成为其主要哲学形态;两汉时期,国家统一,为长治久安,哲学思议的是追究人之所以生存的根据,回应人为什么生存的天人相应及其互相制约的话题,追求“天人感应”成为其主要哲学形态;魏晋南北朝时期,统治集团之间斗争不息,人的生命朝不保夕,往往成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为回应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有没有意义,以什么样式实现人生价值,能否实现人生价值,思议“有无之辩”成为其主要哲学形态;隋唐时期儒、释、道三教互相冲突、融合,人们思议人生从何来、死到何处去的灵魂安顿、终极关切话题,追究“性命之原”成为其主要哲学形态;宋元明清时期,面对唐末藩镇割据和五代动乱,伦理道德遭严重破坏,价值理想沦丧,其宗旨是构建人格理想的超凡入圣,社会价值理想的为万世开太平的安身立命、精神家园问题,因而追究“理气心性”成为其主要哲学形态。

  

   时代的变迁,人文语境的转换,不同哲学家所面对的矛盾冲突不同,要求化解时代冲突的问题差分,体现时代精神的哲学形态亦殊异。尽管中国哲学包含各不相同的哲学形态,以及哲学家所化解的众多问题和其诸多学说,但中国哲学总归是中国哲学,有其共同性,各不同时期的不同哲学形态构成整体的逻辑结构,并构成系统的中国哲学史。哲学史必须有主心骨,这个主心骨就是中国哲学自己讲、讲中国自己的故事。依据各个时期哲学故事的问题、特点,以探赜索隐其共同的本质话题,这就不得不度越各时期各哲学形态与其学说的殊相,而探求其共相,这个共相即是中国哲学之体,或名之曰道体。道是中国哲学最普遍的概念、范畴。由此,可以推致中国哲学可定义为是对于自然、社会、人生之道的体贴与名字体系。

  

   自然之道。《吕氏春秋》载:孟春之月,天象为“日在营室,昏参中,旦尾中”。气数为“天气下降,地气上腾,天地和同,草木繁动”。天象、气数为自然现象,是可见可感可知的迹,其所以迹便是道的道。以迹为道,所以迹的道是象数之上之后不可见、不可感知的形而上者。“道也者,至精也,不可为形,不可为名,强为之谓之太一。”太一是所以迹的迹,道的道,是自然之道的象数终极根据。

  

   社会之道。张载讲:“大君者,吾父母宗子;其大臣,宗子之家相也。尊高年,所以长其长;慈孤弱,所以幼其幼。圣其合德,贤其秀也。”这是中国宗法社会的迹或道,迹之所以迹,道之所以道,是乃“太和所谓道”的太和。语道者知此,谓之知道,即知其根本道理和道德原则。

  

   人生之道。人生是指人的生命、命运、生活。生命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存在的形式,命运是人所以为人的存在的一种状态,生活是人所以为人存在的一种内容和条件。生命诚可贵,水火、草木、禽兽有气有生有知,唯人除此外,又有义,故人为贵。命是一种必然性。“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命是人自己不能把握的异己力量,或无可奈何的必然趋势。运是指偶然性的时运、机运、机遇。它是人的生命在创造和赖以存在的情境的互动中所构成的一种生命状态和生命历程的智慧;人应如何生活,要立己立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仁者,爱人,我爱人人,人人爱我。“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要和谐相处,和而不同;要诚实守信,“言忠信,行笃敬”;要严于律己,正心诚意,把人导向明德至善的道路,实现其快乐幸福的价值理想。

  

来源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