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荣海:哲学范式:由理论“独白”到功能性理解

admin 利发娱乐 2019-09-01 22:50:23 5819

   中国当代哲学的发展,就像是一次盲目而有趣的旅行,总是一次次被推置到新起点上重新开始,但距离目的地仍相当的遥远。近年,马克思主义哲学解释框架、研究范式问题被人们屡度提起,以至于有人把这一问题视为将来国内哲学界的一个流行性“热点”。根据哲学研究多年来一哄而起、一起就乱、一乱就散的历史惯性,如何保证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转换问题的研究健康发展,以避免讨论的虎头蛇尾,笔者根据讨论中所暴露出的问题,以及对以“功能”引导范式研究等谈点看法。

  

   一、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两个维度

   马克思主义哲学自诞生之日起,就是在实践基础上,围绕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这个重大现实性问题出场的。把握马克思主义哲学实质及其发展,包括对哲学范式的选择,必须在现实实践和理论本性两个维度中得以理解。

   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的发展,由于“时代”和“中国”这两大因素的制约,也是一个范式不断变换的过程。因此,立足于社会现实和时代特点寻求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新式发展,既是现实的客观规定,也是肩负着认识、改造世界重大使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本身的逻辑要求。从历时性角度分析,马克思哲学文本的产生终归与当代相隔了一百几十年的时间,如何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中“解读”出中国的实践性意义,我们先后形成了“中国革命”、“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几种研究“范式”,形成了重大理论和实践成果。从空间角度理解,马克思思想本文所涉指的空间对象,由于已向“中国”这一具体对象转化,而发生在中国当代的许多具体问题和矛盾,需要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来解决。从马克思主义哲学产生的欧洲语境,到强调其指导性价值的中国语境的转换,从适应革命和斗争的需要到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需要的历史方位变化,马克思主义哲学在中国围绕着“中国化”的方向,经历了从普遍性到中国实际,从理论阐释到活跃实践,从革命、建设到改革等研究范式的转化。马克思主义哲学立足于中国现实、结合时代特点在范式的探索和变化中而进步,这是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发展的成功经验。

   因此,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发展,是以马克思哲学本文为出发点,沿着理论和实践的双重逻辑,调整研究范式进而展开自身的过程。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确立,是以马克思哲学本性、现实实践特点为复合坐标,以功能实现形式为引领的创新过程。如此的范式确立才可以导引哲学发展并使哲学理性与现实之间达到互融互动的良性状态;才可以开创、引领哲学新的研究领域,拓展新的研究视野,使哲学在认识、改变现实时具有足够的话语权和解释力;才可以通过哲学功能的迸发使人们在社会的发展中触摸到哲学的真实力量并感受到哲学描绘的前景。现代西方马克思主义乃至后马克思主义,虽然在社会现实的基点上对马克思主义有所探索,但由于其对马克思哲学本质精神出现偏移,因此,在理解马克思的哲学文本思想时所暴露出的碎片性、肢解性、任意性等相对主义做法令人生厌,因此,对其属于“马克思主义”一直遭到人们的非议和诘难。这是中国学者研究马克思主义及其哲学时应吸取的深刻教训。

   确立现实发展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内在本性两个基点,对于规范哲学研究范式的探索具有基础性、方向性意义。忽视了前者,也就消解了哲学范式创新的前提和价值;忽略了后者,也就丢掉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灵魂和基础。这提醒我们: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的理解,不是随意性的,而是一个在现实基础上保持马克思主义哲学时代性或当代性的严肃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不是随意性、碎片性的,而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围绕功能的实现而展开的整体逻辑的推进,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立足于时代需求的全面创新。

  

   二、对几种流行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范式分析

   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改革开放前流行的主要是“教科书”范式,其特点是以哲学教科书体系为概念框架、解释原则和评价标准,研究、解释马克思主义哲学,这一范式的影响甚至波及到中外哲学史、伦理学、美学等在内的全部哲学学科。在改革开放时代潮流的洗礼中,经过“实践”范式、“问题意识”范式的选择、转换,当前活跃在哲学舞台上的,主要有“以马解马”、“以西解马”、“以中解马”、“以新解马”、“综合式阐释”等解释框架或范式。

   首先看“以马解马”研究范式。毋庸讳言,在以往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中,确实存在着对马克思哲学文本的误读、对马克思哲学精神不能通盘理解的现象。有人认为,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研究及其发展,其前提即是回到马克思哲学本文,通过返回文本重新解释,才能开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新境界。“以马解马”的倡导者认为:“以马”是途径,“解马”是目的,“解马”的真实含义即是解读马克思哲学。“以马解马”,首先依据马克思本人的哲学本文,把马克思的每一个重要论述、重要思想、重要原理放置到其固有的语言环境、话语系统、范畴体系中,努力作到实事求是、原汁原味的理解,而不是脱离上下文语境的断章取义。对马克思哲学文本,要尽可能地考察马克思当时身处的重要历史背景,通过背景还原,按照历史面目理解马克思哲学。只有读懂马克思才能发展马克思,只有在起点上对马克思哲学的精神实质得以澄明,才能按照文本内蕴的逻辑历史性展开。追溯理论根源,把握来龙去脉,确认理论起点,观照内在逻辑,忠于精神实质,只有如此,才能真正把握和科学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原貌,使马克思主义哲学逻辑地走进21世纪人类的现实生活,使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我们的当代环境中焕发出价值异彩。这个研究范式,对于马克思哲学文本在源头上的正本清源,有其合理之处。但是,其消极意义也是明显的:其一,“以马解马”,把读懂马克思作为了解马克思的途径和发展马克思的起点,实际上,读懂马克思也就了解了马克思,二者究其实质属于一个过程。其二,以马克思哲学本文为起点出发,按照理论逻辑运行推进马克思哲学的思路,完全忽略了实践逻辑演进对哲学的决定作用,这种脱离马克思哲学“现实性”规定,脱离马克思哲学“改造世界”目的的“纯解释学”立场,究竟是符合还是脱离了马克思哲学?实质上,马克思主义哲学,其发展过程是在理论逻辑和实践逻辑的契合中而展开的,其科学性、价值性相统一的特点是在其功能实现中而体现的,脱离了现实及其功能,无论怎样解释,都是对马克思哲学的嘲弄和背离。“以马解马”的研究范式,由于不能从理论解释中突围,其作为和价值难以被人看好。

来源地址: